收起
背景图片3
背景图片2
背景图片1
<
>

关于保护工作秘密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5-10-23 来源: 浏览量: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最近,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著作《摆脱贫困》,其中《秘书工作的风范——与地县办公室干部谈心》一篇文章印象最深,得益良多。这篇文章是1990年3月习近平同志担任宁德地委书记期间发表的重要论著。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章中指出:“办公室工作任务概括起来有三个:一个是决策的参谋、智囊作用;一个是对上对下的服务;一个是机要、保密工作。……办公室对内掌握首脑机关的核心机密,泄露了重大机密,就会给党和国家造成损失。即使我们地区一个保密的人事问题,泄露了也会影响领导班子的团结,使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在对办公室工作提出希望时又强调:“办公室工作涉及大量机密,每一份文件传达到什么范围,都有具体规定,决不能马虎从事。特别是有些事情涉及政治、经济情报,就更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养成保持沉默的习惯,不得出去乱传乱说。”
    习总书记25年前的讲话将机要、保密工作列为办公室工作三大任务之一,体现了对保密工作重要性的深刻认识,他不仅要求我们机关干部要严格遵守各项保密规定,确保国家秘密安全,同时还强调要保护好日常工作中的工作秘密,把握工作的主动性以提高工作效率。
    作为区级特别是镇街一级保密工作,涉及国家秘密事项不是很多而且密级也不高,反而工作秘密时刻都可能产生。因此区级保密工作,在确保国家秘密安全的同时,一定要注重自身工作秘密的保护。
    从近年来对各镇街各单位的保密检查来看,绝大部分单位对保守国家秘密比较重视,但对工作秘密的保护就马虎得多了。例如,曾经有个单位党委酝酿中层干部调整问题,由于个别领导不注意保密工作,散会不久干部职工就议论得沸沸扬扬。一些对自己岗位调整不满的干部纷纷找领导说情,有的甚至恶意中伤其他干部,使党委工作非常被动,给班子团结和调整工作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近年来,许多地方因经济发展需要,常常会有征地拆迁补偿问题。一些地方相关工作人员没有对工作秘密保护的意识,随意扩散征地拆迁方案,致使许多村民串联起来提出各种不合理的补偿要求,有的还连夜抢种各种果树、作物等,给征地补偿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前两年,有些单位利用互联网邮箱发送社会治安敏感信息被上级保密部门查获,给党委政府处理事件带来不必要麻烦。这都是忽略了对工作秘密的保护而造成的。
    针对普遍存在的对工作秘密保护不力问题,笔者认为主要有如下四个方面原因:
    一是对工作秘密保护意识淡薄。许多干部认为,保密工作就是管好单位的几份秘密文件,什么工作秘密只是自己单位的内部事情,即使扩散出去也不会对党和国家造成什么损失。
    二是没有制定本单位工作秘密事项范围。许多单位未能根据本部门的实际制定工作秘密事项范围,机关干部在起草文件资料时不知道哪些事项属工作秘密,更谈不上确定工作秘密了。
    三是没有设置内部网络或内部计算机。有些单位因办公场所和办公设备的原因,没有设置内部网络或内部计算机,许多干部为了工作方便,不愿分辨是否属于工作秘密,即使产生了不该公开的信息都在连接互联网的计算机上处理。
    四是执行法规规章不严。广州市保守工作秘密规定》于2001 年以广州市人民政府令第16号发布,2007年修订后又重新发布。《规定》明确了保守工作秘密的法律依据、范围、适用部门、确定程序、保密期限、标示、责任和违反《规定》的行政处分等。但有些单位对该《规定》执行不力,保护工作秘密形同虚设。
    我们要时刻铭记习总书记的教诲,在做好保守国家秘密工作的同时还要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好本单位、本部门的工作秘密。
    一是要强化保守工作秘密意识。各单位要加强保密教育学习,特别是要组织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学习《广州市保守工作秘密规定》并结合工作实际开展工作秘密泄密案例教育,进一步提高对保护工作秘密重要性的认识。
    二是要制定工作秘密事项范围。根据《国家秘密及其范围规定》中列举的内部事项和《广州市保守工作秘密规定》结合自身工作实际,制定本单位工作秘密事项范围表。
    三是要设置内部网络或内部计算机。没有建立内部网络的,每个科室至少要设置一台内部计算机。凡是涉及敏感信息的文件资料,都应该在内部计算机处理。内部计算机应配备专用U盘,同时不能与涉密U盘、外网U盘交叉使用。
    四是要完善并严格执行保密管理制度。各单位应制定相关保密制度,规范涉密包括工作秘密在内的文件资料收发、传递、汇编、复印、存储等方面的规定,确保涉密载体的安全。各单位对拟公开的各种信息,如公开发行的文件汇编、上报或上网信息,要严格履行信息公开保密审查制度,由部门负责人审核,定密责任人审批后方可公开。
                               

                                                              (增城区保密局供稿)

当前位置 : 首页>宣传教育>交流研讨

关于保护工作秘密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5-10-23

来源:   浏览量:

【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最近,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著作《摆脱贫困》,其中《秘书工作的风范——与地县办公室干部谈心》一篇文章印象最深,得益良多。这篇文章是1990年3月习近平同志担任宁德地委书记期间发表的重要论著。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章中指出:“办公室工作任务概括起来有三个:一个是决策的参谋、智囊作用;一个是对上对下的服务;一个是机要、保密工作。……办公室对内掌握首脑机关的核心机密,泄露了重大机密,就会给党和国家造成损失。即使我们地区一个保密的人事问题,泄露了也会影响领导班子的团结,使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在对办公室工作提出希望时又强调:“办公室工作涉及大量机密,每一份文件传达到什么范围,都有具体规定,决不能马虎从事。特别是有些事情涉及政治、经济情报,就更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养成保持沉默的习惯,不得出去乱传乱说。”
    习总书记25年前的讲话将机要、保密工作列为办公室工作三大任务之一,体现了对保密工作重要性的深刻认识,他不仅要求我们机关干部要严格遵守各项保密规定,确保国家秘密安全,同时还强调要保护好日常工作中的工作秘密,把握工作的主动性以提高工作效率。
    作为区级特别是镇街一级保密工作,涉及国家秘密事项不是很多而且密级也不高,反而工作秘密时刻都可能产生。因此区级保密工作,在确保国家秘密安全的同时,一定要注重自身工作秘密的保护。
    从近年来对各镇街各单位的保密检查来看,绝大部分单位对保守国家秘密比较重视,但对工作秘密的保护就马虎得多了。例如,曾经有个单位党委酝酿中层干部调整问题,由于个别领导不注意保密工作,散会不久干部职工就议论得沸沸扬扬。一些对自己岗位调整不满的干部纷纷找领导说情,有的甚至恶意中伤其他干部,使党委工作非常被动,给班子团结和调整工作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近年来,许多地方因经济发展需要,常常会有征地拆迁补偿问题。一些地方相关工作人员没有对工作秘密保护的意识,随意扩散征地拆迁方案,致使许多村民串联起来提出各种不合理的补偿要求,有的还连夜抢种各种果树、作物等,给征地补偿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前两年,有些单位利用互联网邮箱发送社会治安敏感信息被上级保密部门查获,给党委政府处理事件带来不必要麻烦。这都是忽略了对工作秘密的保护而造成的。
    针对普遍存在的对工作秘密保护不力问题,笔者认为主要有如下四个方面原因:
    一是对工作秘密保护意识淡薄。许多干部认为,保密工作就是管好单位的几份秘密文件,什么工作秘密只是自己单位的内部事情,即使扩散出去也不会对党和国家造成什么损失。
    二是没有制定本单位工作秘密事项范围。许多单位未能根据本部门的实际制定工作秘密事项范围,机关干部在起草文件资料时不知道哪些事项属工作秘密,更谈不上确定工作秘密了。
    三是没有设置内部网络或内部计算机。有些单位因办公场所和办公设备的原因,没有设置内部网络或内部计算机,许多干部为了工作方便,不愿分辨是否属于工作秘密,即使产生了不该公开的信息都在连接互联网的计算机上处理。
    四是执行法规规章不严。广州市保守工作秘密规定》于2001 年以广州市人民政府令第16号发布,2007年修订后又重新发布。《规定》明确了保守工作秘密的法律依据、范围、适用部门、确定程序、保密期限、标示、责任和违反《规定》的行政处分等。但有些单位对该《规定》执行不力,保护工作秘密形同虚设。
    我们要时刻铭记习总书记的教诲,在做好保守国家秘密工作的同时还要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好本单位、本部门的工作秘密。
    一是要强化保守工作秘密意识。各单位要加强保密教育学习,特别是要组织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学习《广州市保守工作秘密规定》并结合工作实际开展工作秘密泄密案例教育,进一步提高对保护工作秘密重要性的认识。
    二是要制定工作秘密事项范围。根据《国家秘密及其范围规定》中列举的内部事项和《广州市保守工作秘密规定》结合自身工作实际,制定本单位工作秘密事项范围表。
    三是要设置内部网络或内部计算机。没有建立内部网络的,每个科室至少要设置一台内部计算机。凡是涉及敏感信息的文件资料,都应该在内部计算机处理。内部计算机应配备专用U盘,同时不能与涉密U盘、外网U盘交叉使用。
    四是要完善并严格执行保密管理制度。各单位应制定相关保密制度,规范涉密包括工作秘密在内的文件资料收发、传递、汇编、复印、存储等方面的规定,确保涉密载体的安全。各单位对拟公开的各种信息,如公开发行的文件汇编、上报或上网信息,要严格履行信息公开保密审查制度,由部门负责人审核,定密责任人审批后方可公开。
                               

                                                              (增城区保密局供稿)